热门搜索:

提高财政比重 增强调控能力

财政是国家职能的重要物质基础,是政府宏观调控的重要手段,财政的收收支支体现着国家与政府活动的意志和方向。财政收入这块大“蛋糕”规模的大小和占国民经济比重的高低,决定着国家和政府在国际活动中整体实力的大小和在收入分配中宏观调控能力的强弱。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和财政规模都在高速增大,但是,由于需求与供给两者增长速度快慢不一,形成目前财政入不敷出和占国民经济比重偏低的突出矛盾,直接和间接影响国家和政府宏观调控能力的发挥,我们仅就提高财政比重的必要性、可能性和前瞻,论述如下:

  一、提高财政比重的必要性

  1.树立与贯彻科学发展观“五个统筹”的需要:

  要实现科学发展观“五个统筹”国家必须投入充足的财力,粗略预计,如:一是将用于农业的支出占财政总支出的比重,从现在的5.6%提高到历史最高1978年13.4%的水平,约增支2000多亿元;二是将用于科学研究的支出占GDP的1.23%,提高到国家规定的1.5%的水平,约增支300多亿元;三是将用于教育支出占GDP的比重2.52%,提高到国家规定的4%的水平,约增支1800多亿元;四是将国防费的投入相当于目前日本500亿美元的水平,约增支2000多亿元;五是将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支出原由国有企业负担部分,改由国家财政负担的话,由占财政支出的1.5%上升为15%,约增支3600多亿元;六是将环保支出占GDP的0.27%,提高到发展中国家一般1%的水平,约增支1000多亿元;七是将公共卫生费用占财政支出的4.5% 提高到10%的水平,约增支1300多亿元;仅按这七项不完全的计算,大约需要财政年增支1.2万多亿元。财政支出逐年将达到38000多亿元,占GDP比重由现在的19%提升到30%左右,我国才能真正做到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发展。

  2.提高我国财政比重达到国际上一般水平的需要:

  我国正在由经济大国向经济强国迈进,观察本国事物不能孤立地只看本国,必须从国际横向比较中获得启示,分析财政比重的高低也不例外。就全球主要48个国家和地区2000年税收总收入(财政收入的绝大部分)占GDP的比重来看:最低的是香港特别行政区只占9.94%,我国名列第6 位占15.01%,最高的是瑞典名列第48位占52.94%,其中:发达国家的美国占28.32%,日本占27.02%,德国占37.9%,法国占45.39%,英国占37.27%;发展中国家的印度占16.79%,印度尼西亚占16.51%,俄罗斯占26.7%,巴西占33.18%;再从全球主要 48个国家和地区2000年一般政府支出(财政支出)占GDP的比重来看:最低的仍然是香港特别行政区只占18.4%,我国名列第12位占24.9%,最高的是丹麦占66.6%,,其中:发达国家的美国占39.2%,日本占22.9%,德国占52.3%,法国占55.9%,英国占46.9%;发展中国家的印度占30.1%,印度尼西亚占19.5%,俄罗斯占37.7%,巴西占32.2%;再从2000年各国中央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分析,我国占7.8%,发达国家的美国占21.4%,日本占14%(1990年),德国占25.6%(1990年),法国占39.7%(1990年),英国占36.11%(1999年);发展中国家的印度占13%,印度尼西亚占17.9%(1999年),俄罗斯占25.4%,泰国占16%,巴西占22.8%(1990年),伊朗占22.8%.按以上三种情况分析,说明我国不论财政总收入和总支出或者中央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均属于较低水平,有提高到一般国际水平的必要 .

  3、降低财政赤字与减少债务风险确保财政可持续发展的需要:

  26年以来,我国财政有24个年份始终在支大于收的赤字状态下运行,这种“赤字财政”和“债务财政”的病态运行,不能很好保障全面小康社会建设与国家宏观调控和财政可持续发展的需要。如:财政收入从1978年的1132亿元到2003年为21691亿元增长19.2倍,而财政支出从1122亿元到2003 年为24607亿元增长 21.9倍。其中:除了1978年和 1985年略有节余外,其他各年均有财政赤字,而且其规模呈逐年扩大趋势,到了2003年达到3198亿元,由于在政府刻意控制下,财政赤字占GDP比重,从2002年的3.006%临界线下降为2003年的2.74%,2004年(预算)占GDP2.56%(这还不包括国有企业的“潜亏”和省、市、县、乡、村政府的“欠账”等或有债务),国债发行规模相应地也从2003年的1400亿元调低为1100亿元,以保持财政的可持续发展的需要 .

  4、城市化、现代化基础设施建设的需要:

  2020年之前,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是我国解决“三农问题”的良机,也是我国城市化的快速发展时期,要基本上消除城乡“二元结构”格局,除了在政策上制度上管理上等方面有所作为以外,重要的是对城市化庞大资金需求要有充分的国家财力保障,如74万个行政村、4.4万多个乡镇和2800多个县区和几百个中小城市的水、电、路、邮以及居民生产、生活、教育和文化等基础设施的新建和改建与完善工程,决不是一、二年可以作好的,其资金需要是以万亿元计算的,还有正在实施的西部大开发、振兴东北、科教兴国、可持续发展战略以及西电东送、西气东输、南水北调、青藏铁路、高速公路、机场港口等项工程,不提高财政比重是难以完成历史任务的。

  二、提高财政比重的可能性

  1.依法治税,强化征收管理,提高税收实际征收率:

  在我国经济增长率保持7%-8%左右的正常状态下,加上政策调整、物价平稳和强化征收管理等因素,能够保证税收的增长,特别是税务部门几年来对“跑、冒、滴、漏”等采取了多种有力措施,如严格发货票管理和纳税重点企业和个人的监管制度等,使我国财政税收有了较多的增长,如:各项税收收入从2001年到2003年每年比上年的递增率为21%、15.2%、13.4%,税收的实际征收率从1994年的50%提高到目前的70%左右,2004年上半年显示全年税收将有5000多亿元的增长额,比上年提高 25%,今后进一步加强对国内企业和个人以及外资企业的征收管理,定能将税收实际征收率提升到80%-90%,仅此一项将有2500-5000多亿元的财源,为财政比重提高的可能性奠定了基础。同时,加快税制改革是增加财政比重的根本因素,一是要看到我国贫富差距年年扩大,社会财富向少数人集中,他们(约130万人占总人口0.1%)手中有百万、千万(约有24万人)和亿元资产,过着富有豪华的生活,以养狗为例,如北京统计有41万只狗,每只日消费10元左右, 一年需要15亿元,按农村贫困人口温饱线年均637元计够240万人生活一年的。因此,个人所得税免税点应从800元提高到1600元,使广大中低收入群体得到减免税,对高收入群体最高累进率由45%提升为55%加以课税;还要加快制定社会保障税、财产税、遗产税和特别高消费税等,以满足调节居民收入分配和增加财政比重的需要。

  2.依法理财,严格对非税收入和各种收费或者变相预算外资金,实行收支两条线和集中支付制度:

  我国财政收入1999年到2003年每年增长率分别为16%、17%、22%、15%、15%,都超过了经济的增长率一倍左右,2004年上半年显示增长率达30%以上。但是,财政支出同期增长率一般高于财政收入的增长率,分别为22%、20%、19%、17%、12%.从财政管理上讲,目前要特别关注防止地方和部门的本位主义变相预算外资金的抬头,分散国家财力,用于地方和部门支出。同时,也应看到我国行政管理费从1999年以来增长率超过了财政总支出的增长率,如1999年——2002年分别为26%、37%、27%、17%,其中也有不合理的增长需要改进的地方,如:公车改革应加快步伐,全国将节省千亿元左右,各级各部门用行政管理费资金建设与维持的各种培训中心(实际上是下属的招待所与星级饭店)成为有关人员吃喝玩乐的场所,应加快实施政企分开和股份制改革,使其从政府部门分离出去,实行企业化、社会化、市场化经营管理,能减少的行政管理费几百亿元。减少不合理的财政支出,相对地增加财政收入就有了可能性。

  3.加强对国有资产的管理,其增值部分应划归财政收入:

  一是目前国有银行的利润大增,除了照章纳税外,也需要提高其向产权所有者或者股东缴纳红利,不能允许金融机构把超过社会平均利润率的大部分用于部门和单位的职工住房与奖金福利使用。二是目前居民银行储蓄存款达到12万多亿元,以一年期存贷款的利率差为3.33%.,金融机构最少一年可坐收毛利润3999亿元,按着所有权与经营权分开的改革原则,这笔利息除了银行扣除成本和一定的利润外,其绝大部份应上缴财政部门作为所有者红利入账,其他国有资产的税收应与外资企业同等国民待遇,但是其利润也应由国有资产管理部门解缴财政,经营者纳税与所有者分红是两码事,达到桥归桥,路归路目的。三是2002年我国资源税只有75.08亿元,固定资产投资方向调节税只有8.01亿元,征收排污费和城市水资源费只有84.74亿元,这样少的税额不痛不痒,根本上不能起到调节作用,形成资源大量浪费与环境破坏,需要提高这些税收的数量,充分发挥其调控经济的杠杆作用;再就是我国当前比较头痛的大问题,如10多年来损失土地近亿亩,只计农民流失土地增值收益达3万亿元,可是我国2002年城镇土地使用税只有76.83亿元,耕地占用税只有57.34亿元,大量的几万亿元资金除了农民仅得到5%-10%以外,村级政府以集体所有者代表身份得到20%-30%,其余70%-80%由各级县乡政府等得到,这笔巨大资金成为近年来地方政府固定资产投资和开发区建设过热和某些干部腐化堕落的根源。今后如何将土地开发资金纳入国家预算,是提高财政比重的重要途径。

  三、提高财政比重的前瞻

  我国改革开放以后,长期坚持从紧的财政政策,收到了预期的效果;从1998年起,为了应对亚洲金融危机和战胜洪涝灾害在支出大于收入的情况下,政府果断地实施了积极的财政政策,6 年来成绩很大。但是,这种以支出拉动收入的财政态势是一个特殊条件下的特殊政策,不是一个长期永久性的政策,随着经济发展变化和贯彻科学发展观“五个统筹”与增强宏观调控能力的要求,我国财政有针对性的采取了有保有压、区别对待的措施,财政赤字保持不增和债务略减的方针,认为积极的财政政策处于逐渐“淡化”之中,而且逐步踏上人们称谓的“中性的财政政策”,从本质上说这是一种过渡性和临时性的财政政策,它的前身是积极的财政政策,它的前景是收支平衡、稳固健康的财政政策。具体来说,世界上事物都是一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我国财政政策发展模式是一个由从紧的——积极的——中性的——平衡稳固健康的过程,前瞻可分三步走:

  第一步按着从1995年以来,财政收入占GDP比重的10.7%,逐步增长到2003年的18.6%(预计2004年能到19%左右),年均增长1个百分点,维持这一速度增长,到2010年我国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将达到 25%以上;

  第二步除了正常增长因素外,加上政策调整等因素,2015年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将达到35%以上;

  第三步2020年以后,由于全面小康社会基本建成,国民经济总量将达到 4万亿美元左右,财政收支基本平衡有余,财政收支占GDP的比重均达40%以上。

  我国财政支出占GDP比重1995年为11.7%,2003年为21%,年均增长比财政收入占的比重快0.15个百分点,在巨大的资金需求压力下,将来5——10年内免不了必须适当地利用财政赤字和发行国债手段,这也是世界各国理财历史所再三证明的成功经验。预计财政支出占GDP的比重,2010年将达到 29%左右 ,2020年将达40%左右。

  主要参考文献:

  1、国家统计局编:2003年中国统计年鉴。—北京:中国统计出版社,2003.9

  2、中国财政杂志社编:2003中国财政年鉴。—北京:中国财政杂志社,2003.3.12

  3、瑞士国际管理发展学院编著:IMD2002世界竞争力年鉴。—北京: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2.11

  4、高培勇著:新一轮税制改革宜早不宜迟。—北京:经济日报,2004.8.31

  5、朱之鑫主编:2002国际统计年鉴。—北京:中国统计出版社,2002.10

  6、国家统计局编:2004年中国统计摘要。—北京:中国统计出版社,2004.4

最新财政研究
财政研究热门论文
热门关注

所有论文、资料均源于网上的共享资源以及网友原创投稿,所有论文仅免费供网友间相互学习交流之用,请特别注意勿做其他非法用途
如有侵犯您的版权或其他有损您利益的行为,请联系QQ1281052703 1281052703,论文仓网会立即进行改正或删除有关内容


© CopyRight 20011-2013 http://www.lunwencang.com 论文仓网 版权所有


来源互联网文章,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QQ;1281052703,本站将在三个工作日内删除。